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360°围观诸位大大并拥有切不完的膝盖的二姨夫向你问好。
安心产粮,杂食
[最近吃超蝙超以及SPN相关cp]

【冷闪】魔力Flash(脱衣舞/校园AU)上

一坑未毕,又挖新坑的二姨夫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2017年的第一个坑献给冷闪啦!

和十二二玩换梗游戏,觉得有点带感所以写了这样一个脱衣舞校园AU——

教师Cold/学生兼脱衣舞者Flash

(其实本来十二二点的是警匪脱衣舞AU但是感觉自己虚所以就变成了如今的鬼样子)

OOC算我的,以下正文↓↓↓↓

 ——————————————————

 

Snart真心觉得女人是一种神秘而麻烦的生物。

就比如现在吧,哪怕自己只是做一个研究试验,就会有一大群女生围在实验室的透明玻璃墙外,她们呼出的湿热气体使得原本洁净的玻璃上沾上了一层白雾。


而且可恨的是那些玻璃并不是隔音玻璃。也许它们能够防弹,但是对这些女学生们的声音完全起不到阻挡作用。


“Snart先生在做实验!”


“天哪他穿白大褂,戴着那副护目镜的样子好帅啊!”


“诶你说他会不会是……gay?”


“难说啊,毕竟这年头帅哥们都去搞基了。”


“那个!那个!S.T.A.R.的那个!”


……这些女生已经是不知第几百次围在玻璃墙外,并且说着这些很思维跳跃让他难以理解的东西了。


当他把最后一滴试剂倒到烧杯的时候,溶液突然凝结成了固体。


成功了?


Snart拿起烧杯反复端详了一会儿,终于敢确定——他成功了。研究了近两年的冷冻技术终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不知识欣慰多一点还是惆怅多一点地摘下了护目镜,在记录板上记了几笔便一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晚上下班之后一定要去好好放松放松自己。


“Hi,Mr.Snart!”当他准备好接受一番狂轰滥炸后走出实验室时,果然前腿还没迈出去多少就有女学生走了上前,“实验辛苦了!今晚有空吗我们想请老师一起去一个地方玩一玩!”


“Well——今晚我只想好好放松一下,所以……”


“老师!相信我们,那个地方绝对能让您完全放松自己!”伴随着周围学生“哇Snart先生说话那调调也好撩人哦”的声音,那个女学生锲而不舍地说道,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他有拒绝的可能吗?

 


果然,女人真的是一种神秘而麻烦的生物。


当Snart被三四个女生簇拥着走进一家名叫“S.T.A.R.”的店时,他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这家店规模似乎很大,而且招牌是耀眼的霓虹色,看上去就不太像是那种正儿八经的场所。


她们想干嘛?


Snart在门口时已经听到了若隐若现的摇滚音乐。


夜店?为什么常年混迹夜总会的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家店?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女学生都在这种地方度过夜晚?


“Hey ladies,我想告诉你们我……”


“Mr.Snart,相信我,您不会失望的!”其中一个女孩回头坏坏地笑了笑——这让Snart的眼皮开始突突突地跳动。


真正走进去之后,Snart才发现这是一个不小的空间,中心有一个方方正正的舞台,四周都是空位。灯光从天花板上射下来,随着动感的音乐鼓点而变化不断。这时候舞台上还没有人,但是舞台周围的观众席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了。


几个女孩熟门熟路地把他带到了离舞台较近的一个位置。


Snart观察着周围的人群,发现其中有男有女,大家似乎都很殷切地看向舞台。这不禁让他有点好奇这舞台上将进行的是什么样的表演。


“Ladies and gentleman,久等了!”突然,扩音器处传来了疑似主持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奉上S.T.A.R.的黄金招牌——The Flash!”


人群突然欢呼雀跃起来,连与Leonard同行的那几个女生也发出了难以抑制的几声尖叫。


不知道他们在兴奋什么。Snart抱着胸,决定静观其变。


突然,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孩走上了舞台。


这个男孩很眼熟,但是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总之很眼熟。Snart在人群见到这个男孩后突然拔高的分贝中尽可能保持冷静自持。


这是一个穿着一身不知哪个学校制服的男生,看不怎么太清脸,但是却能很清晰地看清那双细长的腿在西装校裤的包裹下如何显得更加修长。Snart没有意识到自己咽了口口水。


一开始,这个男孩只是带着些许腼腆地站在舞台中心的光束之中,但是突然,扩音器传来了一阵极其富有节奏感的前奏音乐,舞台上的这个男孩开始抖动双腿了。


舞蹈?Snart暗忖。


应该是了,看着舞台上的人随着音乐开始踩着节奏扭动自己的腰肢,Snart猜测到。


但是这个背景音乐不论是节奏还是歌词都显得有点暧昧,而这舞姿也越看越不对劲……


当那个男孩解开颈上那条领带并随手一掷丢到一边,袒露出锁骨部分的白嫩皮肤时,人群再一次爆发出了口哨和尖叫声。


……操。


这是脱衣舞。

 

 


 

总的来说,Barry Allen是一个十分上进的学生,但是有可能因为戴着一副眼镜的他看上去太书呆子了,因此不论他走到哪儿总是被人排挤。


他试过很多融入一个集体的方法,但是均以失败告终。可能是因为他只适合捧着一套书安安静静地一边推着眼镜一边啃书吧。


习惯孤独不需要太久的时间,很快他就学会如果一个人照顾好自己了。


但是一个人往往意味着很多麻烦,比如这个月的房租,由于Barry没有能够平摊房租的对象,房东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知道,Barry,等你有了钱一定会第一时间还钱,但是你这样会搞得我很难办知道吗?我也需要钱来养家糊口,你说对不对?”


特优生的奖学金再加上多多少少的些许补助资金也许能够勉勉强强填补这些房租的漏洞,那样的话Barry就会失去生活费,那意味着他将买不起面包,连街边那种最便宜最难吃的也买不起了。


所以当他无意间看到一张传单上写了跳一小时的舞就能赚得近1000美刀时,他毫不犹豫地走向了传单底下的应聘地址。

 


起初他不是很适应,当他得知自己要跳脱衣舞时,Barry差点想要拒绝。


但是当他被硬推上台后,那份腼腆的生涩感反而惹得观众们一片口哨,直到最后他的内裤里塞满了来自舞台下方的美元纸钞。这是他第一次收获了这么多人爱慕和向往的目光。他突然有点爱上了这种感觉。


这家店有不少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常来光顾,但是摘下眼镜并画了点浅妆的Barry Allen和那个戴着一副粗框眼镜,畏畏缩缩的书呆子简直判若两人,没人认得出来。


但是他认得出台下那些人,那个冲自己吹口哨的家伙,几天前在学校里拿橄榄球砸过自己;那个挥舞着几张美钞拼命想挤上前的女生曾经当着自己的面开一些恶俗的玩笑……但是他们如今都为自己疯狂,Barry觉得这种感觉带来的快感比报复更加让人舒畅。


背景音乐是他十分熟悉的一首,女声近似低吟的唱腔夹杂着些许若隐若现的喘息声很能表现出Barry想要的那种效果。他的手搭在小腹处,随着电子合成的轻柔鼓点节奏摇动着自己的胯部,袒露着的锁骨暴露在一片迷离的灯光之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汗水光泽,脸上则是和音乐一样暧昧的表情——似蹙非蹙的眉头、微眯着眼、半张着唇,仿佛单单只是顶胯这样的动作就能让他高.潮一般。

而后这个男孩一边微微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一边一颗颗解开了胸前的衬衣扣子,动作缓慢磨人而充满诱惑意味,让人恨不得立刻把他压在身下吃干抹净。精壮的上半身在闪烁的灯光下似乎会发光一般,姣好的肌肉线条以及腰腹部的曲线和他那张脸看上去一样赏心悦目。


Snart站在舞台之下,感觉突然有点呼吸急促。


“Mr.Snart!Mr.Snart!”那几个姑娘十分兴奋地转过头来推了推Snart,“我们没让您失望吧!”


这个完全沉浸在台上人表演之中的人选择保持沉默。


当然,舞蹈和音乐都尚未结束。不论是音乐还是舞蹈,听觉和视觉上的享受就像潮水一般同时刺激着在场的所有观众们。


Flash的手在褪去衬衫之后,自然而然地摸向了自己的裤腰皮带。他的表情就像被一个人抚慰着,满足并且不满。这两种矛盾的心理在他的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皮带落地的声音不大,恰好被一下鼓声淹没,与此同时落地的是Flash的裤腰。


但是裤子并没有完全褪下,只是懒洋洋地褪到膝盖便赖在Flash的腿上不肯继续下滑了。Snart眯着眼,心想如果自己是那条裤子,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他只穿了一条丁字裤。


Flash那吸引人眼球的大腿线条出人意料得柔和,看上去甚至还要比不少女孩子纤细。大概正是这个原因,那翘而挺的臀部显得更加饱满了。他走近离舞台较近的观众,带着笑意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慢慢下蹲,尽可能地向台下的人施展自己的魅力——他做到了,并且很成功,大把大把的美钞塞进了那条本来就没什么遮蔽作用的丁字裤里。不少观众甚至趁机摸了一把Flash的身体,引得这个男孩发出了几声喘息声——哪怕只是刻意的,也能让台下那些家伙们自己已经置身天堂。


“操!我他妈射了。”Snart身边有一个男人咒骂了一句之后,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大厅。


的确……十分勾人犯罪。


Leonard Snart看着舞台上的男孩近忽忘我的表演,脑子里不知怎地起了这样一个念头——我要睡他。

 

-TBC-


评论 ( 9 )
热度 ( 92 )

© 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