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360°围观诸位大大并拥有切不完的膝盖的二姨夫向你问好。
安心产粮,杂食
[最近吃超蝙超以及SPN相关cp]

【授翻】【Botah】Extreme Heart In The Mountains(1)

哎第一次翻译,轻喷qwq

感谢万能而可爱的beta @波士顿水蜜碳 十二二!没有十二二这文我绝逼翻译不下来!猛虎落地式!

算是个中篇?不多只有五章,HE,因为是Utah第一人称视角所以翻译起来有点难x可以去看看原文w

放个原文链接:点我:D

授权如图↓

----------以下正文------------

Chapter1:身份暴露

 

“Bohdi,不许动!FBI!”

我的身份最终还是暴露了。放任他为了想要完成尾崎八项挑战的执念、保护地球生态,而害死这些从矿场里运输金矿的无辜者,我做不到。所有的伪装都到此为止了——我是一个FBI特工,他是一个罪犯,而逮捕他则是我的义务。

但为什么这么困难?为什么拿枪指着他这样的动作会是如此艰难?我的双手都在颤抖,但我深知必须解决这些。

“我不能让你这么做,brother!”我喊道,看着他依然拿着那个引爆装置,“该死的,Bohdi,放下它!”

Bohdi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我,毫无惧意。我相信他知道我永远做不到对着他扣下扳机,因为我的确如此。

他按下了引爆按钮之后便丢下了那个装置,甚至讽刺地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地同我的命令背道而驰。轰隆的爆炸声滚雷般从矿场传来。太迟了。山间的无数巨石已经开始从斜坡上滚落下来,很快就会将金矿车和里面的人掩埋。而肇事者却流利地戴上了头盔,跃上了他那沾染了不少污泥的摩托车后绝尘而去。

他做到了,他总是能做到一切他想要的,与此同时我也知道如果现在让他就这么离开,想再找到他就是痴人说梦了。也许我救不了今天这些不幸的人,但是我能阻止Bohdi伤害更多的人。

如此想着,我跳上了另一辆摩托并紧随其后。厚厚的尘埃以及在滚落在我们身后的山间巨石所带来的污泥,让我几乎无法看清Bohdi和他那辆黑色摩托车的身影。他注意到我在身后追赶他,回头看了一眼之后便突然加速。当我们一起停在两块分开巨石上,暂时远离了滚滚的落石时,我以为自己成功把他困住了。从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就面对着他和在我脑海中盘踞不离的真相*。

“一直都是你!孟买,非洲,墨西哥,都是你!”

他慢慢地把头转了过来,看我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毫无畏惧。头盔下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低沉。

“如果你想知道,只需要张嘴问问就行。”

他快速地扭了扭油门,驾驶摩托车跃过了悬崖,钻入丛林之中。

不能让他逃走。野地摩托本就是我的强项,但是在丛林中?几乎一切都在减慢我的速度。树丛的枝叶划过我的身体并阻挡住我的视线,苔藓、软土以及潮湿的落叶尽他们最大的可能拖慢我的速度。

我们的车弹过树桩,以及其他丛林中一切的障碍物,我依旧被Bohdi甩在后面。我看着他那绷紧了的身体,把控着摩托的龙头就像是他自身的一部分。茂密的树丛筛下些许阳光,使他的黑色外套闪闪发光。

他没有再回头看我是否跟着他,一次都没有。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以至于我都不能确定自己的记忆是否准确。我的摩托前轮被一些裸露在泥土外的树根绊住了,紧接着我便飞出了摩托车,剧烈的疼痛开始支配我的身体——先是头,紧接着是手肘、膝盖以及背部。透过破碎的头盔玻璃我可以依稀看到参天古树的树顶,那意味着我不再继续往下掉了。有汩汩温暖的液体从我的脖子流下,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灌木丛和那些倒下的树杈。现在这副样子,我是完全不能再去追赶Bohdi了,我只能让他这么消失在自己视线内。他还有两项挑战才能完成尾崎的全部八项。我的脑子飞速运转着,也许有人会找到我的。那是我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一个想法。

 

睁开眼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被劈成了两半。眼前不再是潮湿而泥泞的森林,取而代之的是干净的被单。木质的床睡上去十分舒服,以至于某一刻我以为自己身处家中,而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然而,随着我的每一个动作接踵而至的疼痛感却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的头上缠着绷带而且我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墙壁、天花板、地板、家具,所有东西都是木头做的。透过窗玻璃我能看到屋外黑暗的地平线,所以现在显然是夜晚了。

这儿十分安静,我还没来得及判断周围是否还有别人,身体移动的声音就被人听到了。地板发出了响声——有人来了。

门在我扭头的时候开了,而来人恰好是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Bohdi站在门外,倚着门框,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用一种阴暗的目光看着我。我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FBI,嗯?”

他的声音轻而沙哑,让我暂时忘记了我身上的伤痛。突然,一个激灵,我意识到了什么。他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他绝对不想救我的,我是一个叛徒,这些都是我罪有应得。

“你让我失望了,brother,很失望。”

我咽了咽口水来湿润干燥的喉咙。

“你现在要杀了我,对吗?”

“不。为什么要杀你?”

“难道这不是我在这儿的原因?”

“你在这儿是因为你在追捕我的时候摔惨了。”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认真的?我背叛了他,但是他却把我带了回来,并且愿意治疗我?

“我以为你走了。”

Bohdi迈开步子走近我。他只穿了一条短裤和灰色的背心,袒露着那布满了纹身和饱满肌肉的手臂。

“Come on,Johnny,如果我真的想要逃离你,我会这么做。你知道的。当时我回头看你摔到脑袋了。”

他十分用心地检查了一下我头上的绷带,我能感受到他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弄疼我。他俯下身子来的时候,我甚至能看到他胸口的黑色毛发。

“我们现在在哪里?”

他没有说话,保持缄默了相当一段时间之后站直了身子:“一个用于突发状况应急的安全屋。”

我叹了口气。这些家伙聪明的要死,他们做任何事都做了好几手准备,我应该猜到他们有这样的秘密据点来应对一些紧急突发事件的。我坐起身子,把被子掀开,却发现自己除了四角短裤什么都没穿。

“你脱了我的衣服?”我怒视着他。

“废话。我得检查除了脑袋,你身上还有哪里受伤了。还有,你的衣服都又湿又脏。难道你想我那样把你放到床上?”他推了推我的肩膀,轻松地让我跌回了枕头里。

“我要上厕所!”我再次坐了起来,从被子中钻了出来,“这儿有厕所的,对吧?”

Bohdi点了点头并扶住了我的手臂,帮助我站起身来。在我们慢慢走向厕所的路上,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因为疼痛而叫嚣着。除了壁炉中燃烧的木柴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响,这个屋子里一片死寂。

“其他人呢?”

“我们打算分开一段时间。但是他们对你很生气,我可以这么告诉你。”

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惊讶。Roach和Grommet对于我加入他们这事儿一直不太情愿并且耿耿于怀。我总觉得他们能够看穿我的伪装,而他们能够容忍我的唯一原因就是Bohdi希望他们如此。我甚至不能想象他们在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之后是如何看待我的。

厕所十分狭窄,只有一个小小的浴缸和一个坐便器,墙上有一块不大不小的镜子。

当我准备关门的时候Bohdi把门扶住了。

“怎么了?”

“你现在很虚弱,我不想你再摔一跤。”

“所以你要站在那儿看我撒尿?”

“有什么问题吗?有什么事我没看过的?”他用一种扑克脸般的表情看着我。

大概是因为看到了我恼怒的表情,他转了个身把背对着我。我用最快的速度小解,尽可能不去想象他站在离我两英尺开外的地方。完事之后,Bohdi带着我回到了床上,像个母亲似的替我盖好了被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还是问出了口,“我背叛了你,和你们所有人。”

Bohdi抬头看了我一眼。“那不是你现在该担心的问题。”他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小小的白色瓶子,这个举动成功招来了我狐疑的目光。

“别害怕,我没打算下药毒死你。”Bohdi解释道,把那药瓶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杯水边,“这是止痛药,你可能会需要。”

他走到门口时停住了脚步,背对着我。

“如果需要任何帮助,叫我就行。”他没有转身。然后他轻轻地带上了门,我甚至能听到他渐渐走远的脚步声。

我吃了一颗他给我的止痛药后瘫在了枕头上。这真是奇怪。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以为他会因为我利用他帮我找我的“路”而记恨我。然而现在,我躺在这儿,和我一起的还有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就像我是他的好朋友——虽然我希望如此。即使他做了不少坏事,我依然把它视为我的朋友。

很快,放松感伴随着香甜的麻醉感席卷了我。止痛药慢慢起了作用,而我也因此渐渐陷入睡梦之中。在睡着之前,我最后听到的声音是窗户外咆哮的风声。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2 )

© 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