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360°围观诸位大大并拥有切不完的膝盖的二姨夫向你问好。
安心产粮,杂食
[最近吃超蝙超以及SPN相关cp]

野兽男孩(美女与野兽老梗)【3】

【1】http://raina-w.lofter.com/post/1d87fd1f_c737068
【2】http://raina-w.lofter.com/post/1d87fd1f_c85cf5b

3.

Bruce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绝望,就连那个女巫把自己变成这幅鬼样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绝望过。

这已经是本周第三次“我有事儿不给你补课”了,前几次Bruce巧妙地用了一些高中时泡妹子的小把戏让Clark放弃了这个念头,但是没想到这次这个大学生居然没等自己回答就直接挂了电话!

当他气急败坏回拨过去,并且听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时,Bruce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纠结再三之后,他让Alfred追踪了Clark的移动设备(别问是怎么追踪的,没有什么事是Alf做不到的),选择体验一把跟踪的感觉。

果不其然。

和Clark见面的女孩子有一头靓丽的红棕色长卷发,看上去甚至有点闪闪发亮——不单单是光线反射,Bruce的自卑心理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而且她的脸,凭心而论,真的就像天使一样完美。当她搂着Clark的手臂时,露出来的笑容让Bruce的内心不祥的预感无限放大。

她真的很好,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拆散彼此。

更何况是Bruce Wayne,一个毁了容的可怜的富豪呢?

然后,他们俩就接吻了,Clark和Louis。

虽然充其量不过是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但是是Clark主动的,Bruce和他们隔得有点远,但是不瞎。

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Clark有女朋友了,而自己怕是永远都没有变回来的机会了。

也是,他本该如此。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Clark朝这里看了过来。

下意识地,Bruce拉了拉兜帽,狼狈地拐进了巷子里。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Wayne大宅的了,他只记得自己把自己狠狠丢在了床上。柔软的床铺无限包容着自己残破的身躯,和同样不再完整的灵魂。

他等待Clark给自己一个解释。无论如何,这一次他选择相信Clark,哪怕他说的只是哄自己开心的假话,他也愿意相信。

可是那天晚上Clark压根没回Wayne大宅。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

 

Clark那晚的确没回Wayne大宅。

但是每当他回想起那个黑色兜帽衫的身影时都会有种内疚感——奇怪,为什么会感到内疚?他自认为自己不欠那个亿万富豪什么,但是当他看到那身影转身的瞬间,内心的愧疚感的的确确盘旋心头。

Louis是个很棒的女孩,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Clark总会不由自主地去回想Wayne家的少爷。不行,不要再去想Bruve了,至少现在不行。

晚饭过后,Clark把Louis送回家,婉拒了她提出的过夜请求,离开了那个温馨的小公寓,在夜市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晚上。夜风阵阵,有助于思考。

有时候他逛街是为了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有时候是为了和朋友一起聊天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这次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穿梭在人群之中。

当然,他的脑子没闲着。他思考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和Bruce。

Bruce于他,到底算是什么呢?师生关系?这显得太疏远了。朋友?一起吃饭看电影,一起逛街,听上去倒是挺像朋友之间的相处模式。

他们是朋友吗?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天已经亮了好久,看了一眼手表,上午九点,但是Clark却毫无倦意。

走着走着,他的双腿最终还是无意识地把他带到了Wayne大宅下。

叹了一口气,Clark挺挺眼镜,推开大铁门走了进去。

“Bruce?”他用钥匙打开了正门的锁,却意外地发现里面一片死寂,连Alfred在厨房的叮叮咚咚声都听不到,“Alfred?”

没人回应。

他突然有点担心,将公文包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往室内走去。

“Oh my god,Alfred?”Clark注意到沙发上卧着一个人,管家制服让他的身份变得容易辨识。但是Alfred的脸色看上去相当糟糕,像是一整晚没睡似的,看着他幽幽转醒,Clark走上前半蹲在管家身边,有些急切地问道,“你还好吗?Bruce呢?”

Alfred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撑起双臂似乎想要站起来。

“不不不,你先别起来了,我自己能处理好的。”Clark心疼地看着这个照顾过自己的老管家。此刻,他的皱纹显得格外明显,纵横蜿蜒在眼角和额头——仿佛一夜老了十岁。

但是老管家只是摇摇头,指了指二楼。

二楼……就是Bruce的卧室所在的楼层。

Clark抬起头看了看楼梯的尽头,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你先好好躺着,这次换我来照顾你们。”Clark拍拍老管家的肩膀,站起了身。

蹲了片刻站起来后腿部的酸麻感也无法阻止他立刻走向二楼看看那个人的迫切希望。

可是当他推开那扇熟悉的卧室门时,迎接他的是一股刺鼻的酒精味。

“Holy……”Clark下意识捂住鼻子皱了皱眉,酒精伴随着些许呕吐物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他感觉有点反胃。踢开脚边的几个空酒瓶之后,Clark注意到了瘫倒在床侧,背朝自己的人。

Bruce原本光洁丝滑的黑色睡袍凌乱而肮脏,上面沾了不少疑似呕吐物的不明物质。他的头支撑在床沿,双腿毫无力度地陷入柔软的毛毯——不,不再柔软了,倾洒出来的酒水让原本蓬松的毛结了块。

“Bruce?”Clark打开了房间的窗户之后,小心翼翼地走向Bruce,期间差点又被一个玻璃瓶绊倒——他到底喝了多少?他注意到Bruce举起了左臂,仰起脖子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的酒。“God Bruce不能再喝了!”他快步走上前夺过了酒瓶,“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还给我,Alfred!”他恼怒地转过脸来。

他的脸色苍白,将脸上那些伤疤映衬得更加可怖。微眯的眼睛看上去涣散而无神,再也找不到之前的那种水灵感。

他似乎花了不少时间聚焦目光,才分辨出来人是Clark。

“Clark?”Bruce蓦地垂下了手,手掌覆上自己的额头长叹一口,“看样子我是真的醉了,甚至看到了幻觉。”

看着他摇摇摆摆地想要起身,愣在原地的Clark一时间忘记了帮忙。

他觉得自己是幻觉?

由于双腿肌肉无力,Bruce没有成功站起来,而是在微微起身后,又重重摔回了地面,当然,地毯的保护不让这声落地声显得太过惊天动地,但这一下的确狠狠敲击在了Clark心头。他扶起Bruce,将他转移到相对整洁的床榻上。

“你说……Clark……我这个样子……是不是永远都没法得到你?”Bruce即使喝醉了酒,也依然霸道,赖在Clark怀里轻呢,“你们都喜欢好看的东西,对不对?”

Clark心头一紧,一种异样的酸楚感涌上心头。

“……我知道的,我真的知道。”Bruce依旧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我再怎么爱你,你也不会爱上我,因为我的这副面孔……因为我爱得卑微。”

爱?

Clark这下彻底懵了。

爱?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的确不单单只是“朋友”一个词能够解释的,那么他对Bruce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兄弟情义?不,恐怕不是。

也许在此之前他会将这种情感称之为友情吧,但是看到了Bruce现在的模样,他却动摇了。

这种情感早已冲破了友情的边界线,Clark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了窗后,从窗外的徐徐清风,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Clark感觉自己在此刻比人生中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爱。

而且他也敢肯定Bruce对自己亦是如此。

“如果我也爱你呢?”Clark沉默了片刻之后,哑着嗓子开口。

“哈哈。”Bruce轻笑两声,“你怎么会爱上我呢?你那么完美,而我却残破不堪。”

Clark看着怀里人比哭还要丑的笑容,闭上了眼。

“不,Bruce,我明白了,我爱你,我爱你。”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Clark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变了。

Bruce突然安静了下来,而他的脸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Clark?”Bruce似乎这才意识到面前的Clark是个大活人,酒醒了大半似的拔高了分贝,“你怎么回……你刚刚说什么?”

Clark没有说话,而是瞪大了眼睛。透过自己黑框眼镜的镜片,他发誓他看到了Bruce脸上的伤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退去,一些黑色的细发也从头顶的头皮钻了出来。

看到Clark的表情,Bruce挣扎着跑到衣帽间的落地镜边仔细打量自己的脸。白净的脸庞没有了恐怖的伤疤,变得和以前一样棱角分明,一头乌黑的头发终于长了回来,在阳光的映射下还微微泛棕色。

镜子中的自己是那个迷倒万千姑娘的Bruce Wayne。

“我……变回来了?”

他不可置信地回头看向Clark Kent.

那个坐在床上显然是受了惊吓的大学生刚刚对自己说了“我爱你”。而他记得那女巫说,只有真心实意的爱意才能破除诅咒。

……Clark爱自己?

“到底是怎么回事?”Clark如梦初醒般走近Bruce,抬起手摸了摸Bruce如获重生般的脸,“你的脸,是恢复了吗?”

看着突然凑近的俊脸,Bruce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Clark.

“怎么回事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彼此相爱,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事情。

又或者……Clark Kent也是个有魔法的家伙吧。

 

后来。

“Master Wayne,路上小心。”Alfred把Bruce送上了车,并照常叮嘱道,“晚上放学的时候不要到处鬼混了,您……”

“要和Clark的爸妈一起吃饭,是的我当然记得。”Bruce将书包往副驾驶座上一甩,发动了那辆好久没有开了的劳斯莱斯。

早点回来。Alfred含笑看着少爷踩下油门后一路远去。

“诶?Bruce这么快就走了?!”还穿着睡衣从楼上狂奔下来的Clark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揉着凌乱的头发,慌张地戴上眼镜望向Bruce离去的方向,“Alfred!你不是说会帮我留住他吗!”

“我尝试了,Master Kent,但效果不佳。”Alfred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要来杯果汁吗?您的上班时间也快到了。”

于是Clark只好哭丧着脸,耷拉着脑袋走进了洗手间。

自从Bruce变回了那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后,Clark感觉自己和Bruce共同度过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了。他不禁有些害怕。

洗漱完毕,Alfred的小甜饼还没烘制完成,Clark选择去整理房间——即使Alfred表示这些家务他完全可以包揽,Clark仍旧坚持帮Bruce收拾房间——他在整理抽屉里的物件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小盒子。

盒子看上去像是礼物盒,但是看上去装不下多少东西。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Clark打开了这个小盒子。

跃入眼帘的是一枚戒指和一小张纸片,上面写着:

To my magical Clark.

From beast boy.

他知道自己原先的害怕有多可笑了

-END-

我知道这样有点迷但是我是真的只想把这个坑填了qwq

大概估计也许还会有番外吧(也有可能因为我懒所以没有)

HE!开心吗!主要是因为BE无能。哎。

评论 ( 7 )
热度 ( 71 )

© 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