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360°围观诸位大大并拥有切不完的膝盖的二姨夫向你问好。
安心产粮,杂食
[最近吃超蝙超以及SPN相关cp]

野兽男孩(美女与野兽老梗)【1】

1.

Bruce其实不喜欢学校里的那群家伙。

他们个个阿谀奉承只是因为Bruce坐拥上亿的家产。他不止一次听到几个人在暗地里讨论他,说他是“小白脸”“没了爹妈的可怜蛋”或者是“吃老本的废物”。

但这些并不重要,因为Bruce诠释了什么叫“完美”——功课全A,体育特长,动手能力超群,甚至连思维模式都和别的同龄人不太一样,再加上那张漂亮脸蛋和日益上窜的身高,你几乎找不出他身上的任何一个缺点。

哦,有一个,那就是他的毫无规律的社交。

学校啦啦队的所有女生都和Bruce交往过,没有一个交往了一周以上的。似乎他对恋爱抱着玩的态度。强大的家世背景加上本身的近乎完美,这使他渐渐变得玩世不恭,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女生和男生(很难相信,但是Bruce的魅力的确也让不少男生拜倒)以和Bruce Wayne交往为荣。

“分手吧。”这天Bruce站在没什么人流的僻静走廊过道上对一个交往了三天的女生开口。

那个姑娘显然不明白游戏规则。“为什么?!”她有点震惊地瞪大了眼,“和我一起你不开心吗?”

Wayne家的少爷把手插进裤袋耸了耸肩:“不,挺开心的,但是我玩腻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这个女生沉默了片刻之后笑出了声,Bruce奇怪地打量这个女孩,猜不出这笑声是出于什么原因。“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乐子能找了?”

“我知道这样说不太尊重别人,但是,是的。”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Bruce Wayne。”她没有像别人一样痛哭或者红着眼眶,她的语气很平淡,脸上甚至还挂着微笑。

Bruce不由多看了几眼这个显然与众不同的女生:“事实上,这句话我每天都要听五六遍。”

“那么一定不缺我这一遍。”女生理了理头发便转身离开了,“好好看看镜子里的你的丑恶嘴脸吧,Wayne。”

撇撇嘴,Bruce拎着书包离开了走廊。

 

Wayne庄园。

“Wayne少爷,今天在学校学习得如何?”老管家Alfred接过Bruce的书包,看着Bruce走进洗手间,习惯性地关心道。

洗手间内传来的声音因为门的隔离显得有些模糊:“老样子。”

“恩,晚餐已经准备好了,少爷,准备好了就可以到餐厅准备用餐。”

“好的。”

将手打湿之后,自动感应器在Bruce的手上打了一层洗手液。这个花花公子疲倦地叹了一口气,开始搓手将洗手液变成满手泡沫。

无意识看了一眼面前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五官和淡淡的黑眼圈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仔细看的话,甚至看得清眼睛里的几根血丝。

“好好看看镜子里的你的丑恶嘴脸。”

从来没人这么说过。他们卑微地祈求和讨好,希望自己能够多看他们一眼。但是今天那个女生的话却让Bruce第一次意识到应该好好审视自己。

Bruce将泡沫冲洗掉之后用清水抹了抹脸,突然听到洗手间移门被拉开的声音。

“Alfred,我说了……”Bruce扭头正想让Alfred再等一会儿自己马上就会去餐厅,但是他没看到那个一头白发的老管家,而是……

那个刚跟自己分了手的女孩。

Damn,Alfred从来不会不敲门就直接打开门。

“你怎么进来的?!”Bruce皱着眉后退了几步,看着这个几小时前就和自己毫无瓜葛的女生,“Alfred放你进来的?”

那个女孩笑着把门拉上并上了锁。

“不要冤枉你的老管家了。”她小步小步地走近Bruce,伸手搭上了他的肩,那里的肌肉因为紧张而紧绷着,“看看你吧……Wayne……”

Bruce的后背贴着墙壁,退无可退:“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不是重点,Brucie……”女孩的手顺势滑上Bruce的脸,“凭着这张脸,多少孩子为你倾倒……但是如果你不再这么美丽呢?”

说话间,女孩的手所经之处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感,Bruce吃痛地想要推开女孩,但是他的手直接穿过了女孩的身体……好像这个女孩只是一个投影。

不,整张脸那火辣辣的真实感觉让Bruce立刻否定了关于投影的猜测。

“你到底是谁?!”Bruce仰起脖子,不经意间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那是一个丑陋无比的家伙,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也脱落光了,触目惊心的伤疤爬满了他的脸,有几条甚至一直划到头顶。没有停止,伤疤的数量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多。

肮脏而丑陋。

“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Bruce Wayne.”女孩仍旧浅笑着,看着Wayne家的少爷渐渐变形的脸,“如果想要变回那个哥谭宝贝Brucie,你只要找个人,对你说一句真心实意的‘我爱你’就行了——我猜那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Wayne少爷?”

“还有,你得保证那个人并不知道你是中咒才毁容的。”女孩……或者说女巫俏皮地眨眨眼,“如果一年之内你找不到那个人的话,那你就永远是这副模样咯……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随后,她消失了,晨雾一般,好像她从来没来过。

Bruce大口大口喘着气,汗珠滚滚。他看着镜子中那个丑陋不堪的自己,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她说……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Clark Kent一边酸痛的腰一边从餐馆里走了出来。虽然只是端盘子送菜或者洗刷餐具这样的活,但是长时间的机械工作还是让他腰酸背痛。尽管如此,他得到的报酬还是少得可怜,别说是房租费了,说不定连明年的学费都成问题。

叹着气,这个大男孩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上学期的奖学金和这几个月来到处兼职赚到的钱加起来,离下学期应付的学费金额似乎还有一些差距。再这样下去,如果不能快速地赚到一些钱,不仅读不了书,还会被房东扫地出门……当然,Clark是绝对不会做什么龌龊的勾当来换取钱财的,这是他的道德底线。

“哎哟!”

“对不起对不起!”Clark Kent猛地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和一个年纪不轻的先生撞了个满怀。那个先生似乎刚刚采购完毕,手上捧着高高一摞鼓鼓囊囊的购物袋——大概那些购物袋就是阻挡他视线的罪魁祸首。

购物袋因为撞击,袋里的牛奶、水果都一股脑地滚了出来,显得一发不可收拾。

Clark一边暗骂自己的不小心一边帮助这个管家模样的男人将滚落的东西一一捡起。当他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了之后,抱着购物袋歉疚地冲那个一头白发的男人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在想一些事情所以……”

“没事儿,年轻人总有不少烦心事,我理解。”那个男人笑了笑,显露出了这挡不住的笑纹。这让人有些不忍。“我们家的少爷也是如此……呃……是否介意……”他指的是购物袋,Clark并没有还给他的意思。

“我可以帮你把东西拎到家。我的意思是,毕竟是我有错在先。”Clark笑笑表示这并不麻烦。

他们家的少爷?果然是个管家。

只是Clark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Bruce Wayne的管家。

当Clark真的手提购物袋站在Wayne大宅前时,突然有了怯意。Bruce Wayne是何许人也?哥谭市的首富!一个亿万孤儿!和自己的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个时候,大男孩只能再次暗骂自己的愚蠢了。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只是帮忙拎个东西,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吧?大不了放下东西就走了嘛。

“进来坐坐吗,Kent先生?”管家似乎看透了Clark的心思,不打算让他如意似的打开了大宅的外门,友善地招呼道。

“谢谢,但是不了……”进去坐坐?!

遭到拒绝的老管家似乎有些不开心:“Kent先生有什么急事吗?”

“呃……也没什么急事。”Clark放下了购物袋,不自然地揉了揉鼻子。

“那么我坚持挽留你坐一坐。”管家扬起了笑,笑纹也越发明显起来。

 

“什么?毁容了?!”

听到这种重磅消息,Clark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可能是真的,Bruce Wayne毁容了?那个漂亮的家伙?虽然只是在报道或者杂志的照片里见过,但是那张脸,让人难以忘怀的惊艳。

说起来,Bruce Wayne好像只比他大了没几岁,估计也还在读书呢。

“是的,毁容。”Alfred在自我介绍后为客人倒了一杯红茶,语气有些无奈,“大概是两周前的事情了。他现在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尽管老管家的回答是十分令人信服的肯定句,但Clark还是难以相信:“那他是怎么毁容的?”

“原谅我不能告诉你真实情况,那样会让Bruce少爷更加危险。”Alfred摇摇头,放下了茶壶,“这很复杂,但是我希望Bruce少爷可以振作起来。”

天哪,Clark想。天哪,那个哥谭宝贝儿Bruce Wayne毁容了?那对这朵交际花来说得是多大的打击啊。难怪最近没怎么听学校里的女孩子们讨论他了。

“那……能治疗吗?”

“如果可以的话,少爷他应该就不会这么消沉了。”Alfred走向厨房,“要来点派吗?”

“呃!好的谢谢。”Clark也不太自然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能上去看看吗?”他指了指楼梯,向老管家请示。鬼晓得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想要上楼见见这个毁容了的亿万孤儿

厨房里传来了壁橱开合的声音:“当然,但是如果少爷在休息,请不要太大声。”

“我会的。”Clark真诚地点点头,顺着楼梯走上了楼。

不得不说,Wayne的家很大,简约的装修让房子的面积显得更大了。

顺着楼梯上前,楼梯侧的墙壁上挂着已经过世的Wayne夫妇和Bruce三人珍贵的合影。

他是个不幸的孩子。即使他比自己富有,从不需要为了钱财发愁,但是他失去了父母——世界上最爱他的两个人。Clark没敢多看,他觉得自己的目光是对这个不幸家庭的亵渎。

没等他跨完最后一级阶梯,就听到一个沙哑的男声从一个房间内传来:“我知道你不是Alfred。不论你是谁,立刻滚出我的房子。”

听到这声阴翳的命令,Clark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

楼下的Alfred突然大声喊了一句:“Master Wayne,有客人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Clark觉得自己听到了房间内传来一声轻不可闻的“damn”或者别的什么咒骂声。

“呃……Wayne先生?我是Clark Kent……”他很想补充一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但是发现说什么都显得不太合适。“我……”

打断Clark继续解释的原因是,房间的门开了。

-TBC-

你没有看错!我又开新坑啦!

本来是想码完落落长的一篇短篇然后整篇一起po上来但是我真的撑不住了。

这是个美女与野兽的老梗,我也不管有没有太太写过就开始写了。

反正我是渣渣我无所畏惧。

【2】http://raina-w.lofter.com/post/1d87fd1f_c85cf5b

评论 ( 9 )
热度 ( 120 )

© 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