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360°围观诸位大大并拥有切不完的膝盖的二姨夫向你问好。
安心产粮,杂食
[最近吃超蝙超以及SPN相关cp]

越狱LM军训AU:报告教官(上)

#高亮

OOC有,而且卡在奇怪的地方

没来得及捉虫就送上来了,短得可怜大概是懒癌没得救。偏头痛发作太要命,我看看明天状态如何√


--以下正文--

Michael Scofield是今年Fox River大学的话题人物。

理由很简单,刚开学没多久他就收获了无数男女同学的搭讪。是的,男女都有,谁让他有着一张让人发疯的脸和一对好像容纳了星辰的蓝绿色眼眸。

不过Scofield本人似乎对一切搭讪者爱理不理的,或者说,他对所有人都爱理不理,看上去就像是个想要安安静静度过这四年的乖小孩。

“我怀疑他是个性冷淡。”

“嘘!!他还听得到!”

 

按照惯例,每年大一新生都要接受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即使入了秋,天上的那个火球似乎没有稍作休息的意思,仍尽职尽责地释放着光与热。

大一新生们看着天上灼热的太阳,想到即将到来的军训,个个都哭丧着脸。

“Scofield!看你皮肤倒是挺白,趁这次军训晒晒黑也好。”和Michael同寝室的Fernando,一个来自芝加哥的小伙子半是打趣半是关心地调侃着这个看上去很是安分的小子。Michael斜着眼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理睬。

“他可能不会被晒黑吧。”一个长相老成的学长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Michael并随意打了几个圈,吊儿郎当地和他的小男朋友走了过去,“小白脸。”

Theodore Bagwell大概年纪也不小了,前阵子被Michael拒绝之后,转眼就勾搭上了另外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怯生生地低头跟在Bagwell身后,紧紧拽着身边男人的裤袋,仿佛这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Michael闭上眼睛选择无视。

 

军训终于还是来了。

Michael Scofield的噩梦。

他们的教官是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壮实家伙,说是壮实,因为身着一套深色的宽松军服,充其量不过是没有太明显的啤酒肚而已;肤色大概是因为长年曝晒得缘故而显古铜,看上去像是个老实巴交的憨厚角色。

“同学们你们好!”新教官的嗓门格外洪亮,“我是你们的教官Lincoln Burrows.”

Lincoln Burrows.

Michael穿着学校统一发放的迷彩服,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第三排第四个男生,抬头挺胸收腹!地上没有金子!”

意识到教官在训斥的人是自己,Michael有些羞愧地抬起了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Burrows教官不满的眼神。

“我们先把话说清楚了,你们现在由我管理,就要按照军队的规矩来。”Lincoln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到,“服从是军人的一切天职,对于我的命令,你们有再多不满也必须得照做。”

下面开始有人窃窃私语。

“安静!”Burrows提高了嗓音,浑厚的男声立刻震慑住了切切察察的人群,“另外,有任何动作,不管你是想说点什么,擦汗,系鞋带还是理头发,都必须打报告!听明白了吗?”

稀稀拉拉的“明白了”响起。

“你们没吃中饭吗?!大点声!——明白吗?!”

哪怕有再多不情愿也必须得照做。

“明白了!”这次,声音整齐并且响亮多了。

教官满意地打量了一下这几个学生:“好,奖励你们,站军姿10分钟吧。”

“What the hell?”一个男生没忍住,大声抱怨道。

“那就20分钟。”Burrows教官风轻云淡地宣判着对这些大一新人的刑罚。

“Are you kidding……”

“半小时。”

“……”

Michael不动声色地绷直了腿。这个教官可没有看上去那么憨厚老实。

正午的烈日当空,半小时的站军姿惩罚绝对是空前的难熬。以往似乎无关紧要的云朵在此刻显得格外重要,哪怕只有一小片能够遮蔽住阳光的云丝,都能让学生们兴奋一阵。

教官也没有闲着,在队伍之间来回走动,检查着大家的军姿是否标准。他会冷不丁地在你身后用膝盖踹你的腿,或者拉动你的手臂。如果你的膝盖弯曲了,或者手臂被他轻松拉动,那么就得连累全队一起加时受罚。

Michael尽可能在队列中规规矩矩地站着,有时候趁教官背对自己或者检查别人的时候小幅度活动一下酸痛的肩膀和腿。

这简直是折磨。

甚至可以感觉到汗珠顺着脊背滚落时的触感。

猛地,Michael感觉到一阵晕眩。眼前同学的后脑勺变得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报告!”Michael终于忍不住了,咬着牙打了报告,“教官,我头晕。”

 

晚饭过后直到晚上就寝之前都是自由活动时间,Michael站在Lincoln Burrows的临时房间门口,抬起手却犹豫着迟迟没有敲门。

“你这样一直在边上休息,会影响到整个队伍的学习进度。”白天时教官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吃完晚饭到我地方来,我帮你单练。”

咽了咽口水,Michael还是扣了扣那扇木门。

“进来吧。”

教官的临时住所和学生的住所没有多大不同,只不过教官们是一人一间,空间就大了不少。Michael打量着周围。一张双人床靠墙摆放,电视机柜靠在另一面墙边。窗帘将外面的夜色同房间内的模样间隔开来,室内暖橘色的灯光懒洋洋洒在两人身上。

顺手带上门,Michael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Lincoln当时正在书桌上写着什么报告,见到来人,微微仰起脑袋看了Michael一眼便接着龙飞凤舞。“你先站军姿,把精气神集中起来。”

还是躲不过啊……叹了一口气,Michael找了个空位练起了军姿。至少没有毒辣的太阳,他自我安慰道。

墙上的挂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时间在此刻似乎被拉长了数倍,Michael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分针坏了以至于行走得如此缓慢。

长时间紧绷双腿和双臂让这个小伙子腰酸背痛,脚后跟的疼痛感更是难以言表。

Burrows终于完成了那篇报告,将笔丢在写字台上之后向后仰了仰身子放松紧张了许久的双臂。瞥到了仍旧站着军姿的Michael后,他才记起来这儿还有个人似的迅速恢复了正常坐姿。

有点尴尬地看着教官站起身来,Michael尽可能挺直腰背,让已经变形的军姿再次变得标准起来。但事实上这要比他想象的困难许多,因为Michael麻木的腿已经开始发抖,更别提再次绷直了。他低下头羞于直视教官。

“抬头!”Lincoln的语气又变得不满起来,“我今天已经提醒过你好几次了,Scofield。”

“是。”居然记住了他的名字,这不禁让Michael有些害怕。

Burrows突然不说话了,他慢慢绕到Michael身后。Michael没法回头,自然不知道Burrows在自己身后的动作,只能咬着牙等待“好了,休息一会儿”或者别的命令声的响起。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毫无防备地击打在Michael的后腿膝盖背面。由于双腿酸痛,脚后跟也疼得难以想象,再加上这一击实在猝不及防,Michael猛地双腿一软,膝盖一弯曲,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Burrows本来只是想看看这个小伙子的腿有没有绷直,没想到他直接跪在地上了。Scofield下意识伸手撑住身体,导致他变成现在这个姿势——跪倒在地上但因惯性撅起了屁股,双臂撑在地上,背对着愣在原地的Burrows教官。

狼狈地站起身来,Michael绝望地低着头。“报告教官,我腿酸。”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擅自动作。”Burrows沉默了半天之后开了口,“恢复到你之前的跪姿。”


评论 ( 5 )
热度 ( 23 )
  1. 帅到惊动中央的二姨夫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是新id√

© 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