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360°围观诸位大大并拥有切不完的膝盖的二姨夫向你问好。
安心产粮,杂食
[最近吃超蝙超以及SPN相关cp]

【授翻】【Botah】Extreme Heart In The Mountains(2)

没有beta!

没有beta!

没有beta!

其实是因为太晚了不想打扰十二二,然后……又想赶紧发出来,就,beta之后再重新编辑一次√

渣翻建议看原文XD

戳我看第一章:D

戳我看原文(ao3)


Chapter2:Utah的秘密


我的情况开始渐渐好转起来。我的伤口都在愈合,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Bohdi的悉心照料,我的伤是不是就不会愈合得这么快。他表现的就像一个无私而真正的朋友——为我清理伤口、为我烹煮食物,甚至细心到保证壁炉中的炉火时刻温暖着我。

小木屋地处深山之中,位置偏僻到连FBI都找不到我,就好像这附近几英里之内文明就销声匿迹了。

没有别的人出现过。

我不知道Grommet和Roach在哪,说实话,我并不期待和他们的再次相见。在他们看来,现在的我是敌人了。

一个背叛者,外来者。

在他们的世界中,恐怕我已经没有什么立足之地了,他们也不会再相信我了吧。至于Samsara……他自然也知道我到底是谁了——在那之后我甚至羞愧到不敢直视她的那双星眸。

那晚我坐在上发上,用毛毯裹着自己,看着壁炉中燃烧跳窜的火焰。屋外不知从哪儿刮来的风从烟囱灌了进来,并拼劲全力地撼动着窗户上的玻璃。

Bohdi走了进来,并坐在了火堆前的地毯上,保持一手环住膝盖的姿势。他的衣冠不整让我感到一点吃惊。

室温开始变得有些热得不自在。

“尾崎八项怎么样了?”我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

“什么怎么样。”

“呃,就是说进行得如何了?”

Bohdi捻动手指,翻了一页手中的纸。“等你伤势好点了,我们就继续。”

“我不觉得他们还愿意接受我一次。”

“他们会的。你可能真的是什么狗日的FBI探员,但是你仍然使我们的兄弟。你已经向我们证明过了。这联系不可能就这么断裂,你明白吗?!”

我沉默了一阵子。

“我想见见Samsara。”

Bohdi吃惊的视线立刻投向了我。“为什么?”

这真是个奇怪的问题。他知道我和Samrasa 的关系的。

“我就是……想她了。”我嚅嗫着,“难道就没有过一个女人让你魂牵梦萦吗?”

这个问题让他沉默了好久。

事实上,我完全无法想象Bohdi爱上一个人的样子。对我来说,他是一个能够承受强大压力的优秀的极限运动员、一个为保护地球环境而斗争的战士和一个伟大的领导者。他的思想、对世界的看法可以说是扭曲而非主流的。

“我不是石头变的,Utah。”Bohdi终于开了口,“不过我觉得你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Samsara的感情究竟如何。”

在我能会回答些什么之后,下一个问题接踵而至。

“你和Jeff之前到底是什么关系?”

在听到我逝世已久的故友名字时我的内心仿佛瞬间沉入冰窖。尽管坐在温暖的炉火便,但是我仍感觉寒气直逼我的灵魂深处。

“你什么意思?”

“我没猜错吧,对不对?这就是为什么当他掉下悬崖时你的反应会这么大——因为你们俩不只是朋友。”

我的心瞬间沉入了谷底。这他妈算什么?这世界上,除了我和Jeff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和他的真正关系。没有,就只有我和他。我和Jeff一直以来都很小心的。他最终还是带着这个秘密入了坟墓,我也从没向任何人说过这个秘密。

所以Bohdi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你在说些什么呀Bohdi?Jeff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兄弟啊,你不记得啦?我和你说过的。”

他的眼眸中倒映着舞动的火苗。

 “一个跟你上床的兄弟。”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Jeff死的那一天,我试图把这一页翻过去,开始新的生活。我把我对男人渴望的本性隐藏了起来,并成功做到了能够对异性产生欲望……我或者说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这么多年来我告诫自己不能再爱上男人了。所以我爱上了Samsara,我真的爱上她了。现在这一切都被Bohdi的一番话打回了原点。

“你他妈这次真的错了。”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便用最拙劣的谎言试图掩盖事实。

“哦?是吗?”Bohdi把他的头转向了我。他那双棕色的眼睛像是要看穿我一般盯着我:“他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爱人?炮友?……或者只是一夜情对象?”

我紧咬双唇,试图让我的表情不过与扭曲。

他在等待一个答案。

“我不是同志,如果这是你想问的话。”

Bohdi仍紧盯着我,就好像要看穿我的灵魂。记得那次在法国冲浪时,他救下我后那个早晨、那个巴黎火车站的夜晚、那次翼装飞行前的晚上……他的眼神和现在的如出一辙。

猛地,我感到这个男人就如同鬼魂一般知道自己的一切。

这让我毛骨悚然。

“不是,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知道我爱Samsara的,我他妈一心一意地爱着她啊!”

“你在骗你自己,Jonny。我观察过你和Samsara——她可能是真心爱着你的,但是你绝对不爱她。你的笑颜、声音,你触碰她的方式,都是假的。”

“你疯了!”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在路过他的时候,我有点害怕他可能会试图拉住我,但他并没有这么做。“我要上床睡觉了!”

直到我走到卧室门口之后,我才再次听到他的声音从客厅飘了过来。声音很轻,但是却刚好够我听清。

“你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疯。”

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试图把Bohdi的话赶出脑海。为什么Bohdi会选择在现在这种时候和我讲这个?他是怎么做到的,把我过去最深处最黑暗的秘密挖掘出来,使它们重见天日?还是说,这是他报复我的背叛的方式,用精神伤害取代肉体伤害?

没错,他说的没错,但是我不会承认的。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是个基佬。

恐怕,从一开始这个小屋就是一个陷阱吧?

如果我的伤势好转的差不多了,并且在知道自己究竟他妈身处何处的前提下,我一定会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屋子,远离这些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问题。现在好,Bohdi几分钟前的话题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了。

曾经和Jeff的点点滴滴仍盘踞在我的脑子里,伴随着我陷入了睡梦之中。

 

TBC

评论 ( 3 )
热度 ( 8 )

© 二姨夫不是二姨污 | Powered by LOFTER